苏伊士运河堵塞 全球贸易凸显大问题

时间:2021-03-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3月23日,台湾长荣海运大型货轮长赐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至今尚未脱困,不但导致运河航道严重堵塞,而且造成全球贸易巨额经济损失。这次严重航道事故不仅显示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还有很多衍生出的大麻烦。

由于苏伊士运河航道至今未能恢复正常的交通运输,等待时间太长,经济损失太大,部分货轮已经选择改变航线绕过南非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前往欧洲。如此一来,不但航程时间和运费增加,而且还要面临着西非海盗的劫持风险。

国际航运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秘书长普莱顿(Guy Platten)表示,台湾长荣海运大型货轮长赐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造成航道堵塞,凸显出全球贸易供应链航线的脆弱性。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宣称,运河航道挖掘泥沙的作业已完成约87%,但依照运河航道安全规定,挖沙船依然无法过于接近长赐号货轮,因此仍是无法彻底解决搁浅问题。

更改航线费时费力

以货轮从新加坡前往荷兰鹿特丹的航线作为案例,途径苏伊士运河的航线全长约8288海里,航程时间约34天。若是南下途经非洲好望角的话,航线全长增至1.18万海里,航程时间也增至49天。

现在,已经至少有7艘载运液态天然气的油轮变更航线,其中3艘油轮选择南下途径非洲好望角。如果这个周末苏伊士运河依旧处于航道堵塞的困境,预计将有9艘油轮被迫变更航线。

国际运费暴涨 麻烦也多

根据路孚特的数据,从俄罗斯黑海港口图阿普什(Tuapse)向法国南部运输汽油和柴油等清洁产品的成本,从3月22日的每桶1.49美元升至3月25日的每桶2.58美元,涨幅为73%。与此同时,从中东到日本的船舶航运基准指数也出现了攀升。

亚洲本已疲软的柴油市场也因运河堵塞而变得更加糟糕,因为亚洲将柴油出口到欧洲等西方市场。在2020年,亚洲出口到欧洲的柴油,60%以上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

如果让船舶改道好望角的话,会给航运行程增加约两个星期的时间,导致大型货轮多耗费800吨燃油,这也是导致一些邮轮采取观望态度的原因。燃油是船舶的最大单项成本,占运营成本的60%。

此外,即使解决了苏伊士运河航道堵塞问题,等待多时的上百艘货轮将在短期内云集欧洲各港口,由于港口卸货作业的时间问题,极有可能陷入无法停靠码头的困境。

赔偿官司耗时又天价

由于货轮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每日经济损失多达1500万美元,对遭受新冠疫情重创经济的埃及政府来说,这是非常可观的经济收入。

除国际运费和油价暴涨外,国际海运行业可能面临着延迟交货以及由此衍生的额外损失。

如果法庭最后判决是船长必须承担全责的话,台湾长荣海运大型货轮长赐号可能会遭到扣押,保险业者为了保住遭冻结的资金,会对船东提出经济赔偿。台湾长荣海运大型货轮长赐号的船东也可能会以航道作业问题状告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

留言

友情链接